66文章网, 最全、最新、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!

女人如歌/女人如歌

九州娱乐手机版: | 人气:7 | 时间:2018-01-12

一 : 女人如歌

当冬日最后一枚太阳被辽阔的地平线吞噬。

女人的欲望,便摇曳成一帏鲜红的纱巾,在无边无际的春野上飞扬,惹人眩目。

少女的情思如柳丝吐出的新芽,在阳光下曝晒爱的秘密。此时,天很蓝,少女的梦更蓝。

岁月无声。春风牵引着暖日从岸边踱来,微波轻舔着河岸,柳绿花艳。

呢喃岚语于心灵与心灵的空白处,独自舞蹈;季节的翅膀,轻轻煽动女人的睫毛,顾盼流连。

于羞涩和惶恐中浇开人生美丽的花朵,正温柔似水的流淌,撞开男人的心阀;( 文章阅读网:www.66460.com )

于是人间便有了光与热,有生命的繁衍、仇爱的延续。。。。。。

女人温暖的呼吸,解冻了冰封的河流;爱之暖流从地心泉涌而出,裹挟着火焰四处蔓延。

绿色便从隙缝中冒出,吮吸三月的阳光雨,女人收藏的风景,因男人的亲吻而悄然绽放。

当第一朵花蕾在春风中孕育,女人的视野不再迷惘、不再飘渺。所有的女人都在阳光中沐浴。

展示着新世纪的流行色,绘成迷人的一道风景线;男人的目光,从此走不出这道风景。

于是,风开始晕眩,太阳也开始晕眩,大地更晕眩;女人们则频频微笑着一点不晕眩。

乡村的女子不再扭扭捏捏,她们大胆地牵着恋人的手在春日里撒娇、煽情。

如灿开的油菜花般热情、奔放。她们不再提着花篮的女子,而是被花篮装饰的女子。

女人的春天很多情,风也多情、雨也多情;花也温柔,人也温柔,女人的梦境更温柔。

女人的春天不再是“你是云儿我是风”的传唱里孕育的痴情女子;

而是紧随时代脉搏跳动着的一道绚烂的风景画、一首感动四季的情歌。

文/丽水弯

二 : 女人如歌

女人如歌
女人如水,柔弱细腻;女人如茶,历久弥香;女人如书,赏心悦目;女人如歌,低吟浅唱。
好女人,如歌。
温婉知性的女人,如一首清丽的歌,这样的女人居家的时候,会把家布置的温馨浪漫,一尘不染。然后手持一本情感杂志,躲在沙发的一隅,静静的享受;也会在闲暇时手捧一杯清茶坐在电脑旁写下自己的心情故事。正如一首经典歌曲《小城故事》般,无论你在在什么时候欣赏她,无论你是远观还是近看,这样的女人总是给人一种美的感觉。
事业型的女人,如一首《铿锵玫瑰》,她们总是风风火火,说话掷地有声,办事雷厉风行,绝对是巾帼不让须眉。这样的女人,成熟中透着坚强的美,是个性独立女人的典范,她们不依靠男人,什么事情都自己做主,在偶尔脆弱的时候、失意的时候,她们也会如男人般唱着《从头再来》,然后大睡一觉,所有的困惑一扫而光。这样的女人是我佩服的,也是当今男人们所追求的人格独立的好女人之一。
柔弱美丽的女人,善良、多愁善感是她们的共性。往往睹物伤神,点点小事也会另她们潸然泪下,正如红楼梦里的林黛玉。同样,她们也是惹人怜爱的,是小鸟依人的美丽,她们是一首凄婉的、动人心魄的情歌,正如红楼梦的主题曲《枉凝眉》。这样的女人,为一句“试看春残花渐落,便是红颜老死时”便会哭得泪眼婆娑。与她相处的时候,你会充分调动体内的雄性荷尔蒙,让你在回味之余,会顿生怜爱,让人喜爱的放不下去,正是“才下眉头却上心头”。
热情奔放的女人,在任何时候犹如一团蹿动的火苗,她们的生命力旺盛,没有什么事情会打败她们,在情感中,她们拿得起放得下,绝对有一股“此处不留奶,自有留奶处”的豪爽之气。但是每段感情她们都会全心的投入,她们在恋爱中如火样熊熊燃烧,但是,当一段感情受挫,她们会迅速逃离,扑掉火苗,躲在角落里舔舐自己的伤口,痊愈以后,又以一种全新的姿态出现在我们的视野。这样的女人犹如张惠妹的《火》,付出的是热情,她们绝对是跟着感觉走。只要觉得对,就会去做,这样的女人,敢作敢当,敢爱敢恨,绝对不会在任何时候说出“后悔”二字。这样的女人要用一个字形容的话,那就是“真”。
还有这样一种女人,温柔贤淑。她们没有火辣的身材,没有姣好的面容;她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经历,也没有什么大的本事。但是只要有她们在身边,你就有安全的感觉,看着她,有一种舒服的感觉。这样的女人,会在早上起床后把早饭摆在餐桌,然后看心爱的人把它们吃光;她们会在午后的阳光中熨烫家人的服装,哼着《女人花》,独享居家的乐趣。有人说,她们是没有独立人格的女人,她们或许是某个成功男人背后的伟大女人,也或许是哪个子女身后伟大的母亲。这样的女人,在外边,永远的称谓是某某的太太,或者某某的母亲,但是,她们就是这样的平凡着,并且一直还这样平凡下去,她们不追求荣耀的光环,只有自己爱的人有所作为,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。如一首《母亲》,一首《妻子》是这样女人的写照。这样的女人让人想起来的时候觉得心里暖暖的。
每个女人都是一首好听的歌,是一首让人回味的歌。如一首《女人花》越是历久便越发值得回味。无论什么类型的歌曲,无论她是哪一首歌,都值得我们去欣赏。女人,无论她是身价显赫,抑或趋于平庸,但是,她们都有自己的位置,正如漫天的星斗,天空,因为有了每颗星星的闪烁,才熠熠美丽。
愿每个女人守住自己的一片星空,唱好属于自己的那首歌。


这一世,我愿为你素衣清颜
我的前世,是佛前的一朵莲花,因为没有耐住云台的寂寞,贪念了一点凡尘的烟火。所以,才会有今生,这一场红尘的游历。在红尘中,开一扇般若门,泼水墨,挥洒一卷草书。就这样,凭我老去,过往里施过的恩,欠下的债,是否都可以一笔勾销?——文:篱落疏疏
西窗剪烛,绕指满是你的柔情和缱绻,是否凡俗的尘世,终究难容太过美丽的情缘,纵然我柔情似水,纵然我爱意无限。无数个夜里,凭栏凝望,无数个梦里,泪眼相对,定格记忆里温馨的画面,那一场花事,依然美丽留香。执手相握,十指紧扣,仿佛是三生石上前尘的一份盟约,相顾无言,只愿与你紧紧相拥。
凭窗望月,撩起难言的心事,痴情如此,无情亦如此,谁怜我?唱绝深情的情歌,挣断琴弦,离别的回眸,成了灰色的恨,落红飘飘,谁与我共婵娟?过客挽不住。若红尘可以看破,我只想滤掉一身尘埃,无需笙箫为我绕肩,乱红为我铺路,如今千帆数尽,我却默守着一个主题,一个“情”字,我用泪水勾勒了千年,如果你懂,我便无悔。千杯盏中弥漫寻来,我踏遍万水千山,从远古寻到今朝,从塞北寻到秦淮河畔,经年的风烟洇染了晓风残月里的期盼,用你怜惜的双手,抚摸我三千白发。
独自倚窗,痴望月,用思念丈量着我和你的距离,心绪惆怅,只有在心里把你细细凝望,淡淡思绪,栖息成蝶,拢一肩花香,染几许墨色,在心底最柔软的角落弥漫。一笛横吹,声如水。一轮明月在水里碎成花瓣,洒落在柔静的月夜,轻轻惹起千丝万缕的牵挂,今生,你终是我无法企及的一川烟雨,注定我们只能在彼岸此岸遥望风月深长。只能在梦里与你分享拈花一笑的款款深情。月光流泻,轻抚我泪湿的面庞。风捎来远方的呢喃耳语,沧海无法以幻想横渡,日夜以思念做浆,挑亮思绪,燃尽守望的心香,静住在夜的怀里,收集一缕缕的月光,凝望盈盈一水间,那无法摆渡的彼岸,爬格在唐诗宋词眉央里,任凌乱的文字在眸底展尽想你的心酸,凝眸处片片落红风里飞,幻化成一帘幽梦,安枕我孤寂的夜。
月淡,风凄,一曲恒古的琵琶,飘酸了今生的眷恋,思念踏夜而来,你的泪水溢满双眸,恣意地流下,你说;“如果能触摸到我,你的喜、怒愿独倾我一生”。我隔空把你揉碎在我怀中,去你那一世殇随,任清冷的月光映刻在眸间,悠悠飘香。我何尝不想把你一怀婉约,吟成满纸风情,可你我一重山,一重水,云水终是两迢遥,你我的倾心醉如醒,剪瘦了一弯冷月,几曾湿了如梦令,扰乱了杜康的寂静,蝶恋花,花恋蝶。我在帘内吟成豆蔻,你在帘外画地为牢,一涧云水梦空山,心染翠微凭谁倚,感叹命运弄人,同时又感谢上苍眷恋,缘遇你一回眸,醉了我此生的梦,却又寂寞了我今生所有的眷恋。
你在耳边低语多情的呢喃,点醉万丈如水的红尘,我摘下满天星辰,赠与倾情解花语,用痴心相赠,我们都试泪轻笑,把这份痴缠安放在幽梦中,化成满笺的诗词随夜尽情释放,人间百媚千红,唯独对你情之所钟,指间蝶睡,醉意熏染书香泪。情字流水,红潇笔下百折归。夜轻寐、半月催,足下乌骓,王图未半功消退。爱意难酬,含笑醉饮甘肠泪。乌江泪、人不寐,夜半清宵空回味!剑指江缀,舟上轻点谁人泪,月满云退,琵琶玉面卿憔悴,千千节,相思坠。
韶华落尽几笔空,流云弄墨太匆匆,不见卿颜不入卿,为谁天下为谁伤。时间是一指流沙,苍老是一段年华,谁打马而过,点缀那场盛世繁花!回首,拾起曾经美好的过往,心中暖意冉冉升起。日历的炫目壁纸上,写入轻盈如尘的委婉,如冬日里羞涩的蓓蕾,和着一泓酒窝的笑容,静静欣赏花开的绚丽,细细品味叶落的暗香。一个人,独坐一份宁静,醉看流连风光,沉淀成澄澈如水的清怡安然。
寒烟素颜,水墨尽染,红尘镜花如梦,亦清晰亦朦胧,素心坦然,一墨一生花,几纸几笺情。在素净的纸笺上,一颗玲珑剔透的心,安然端坐于文字的莲花瓣上,尽情地挥洒自己的几多才情,几多柔情,几多诗情,这一世,我愿为你素衣清颜。

回首风烟
"喂,请问张教授在吗?"电话照例从一早就聒噪起来。
"我就是。"
"嘿!张晓风!"对方的声音忽然变得又急又高又鲁直。
我愣一下,因为向来电话里传来的声音都是客气的、委婉的、有所求的,这直呼名字的作风还没听过,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。
"你不记得我啦!"她继续用那直捅捅的语调:"我是李美津啦,以前跟你坐隔壁的!"
我忽然舒了一口气,怪不得,原来是她,三十年前的初中同学,对她来说,"教授"、"女士"都是多馀的装饰词。对她来说,我只是那个简单的穿着绿衣黑裙的张晓风。
"我记得!"我说,"可是你这些年在哪里呀!"
"在美国,最近暑假回来。"
那天早晨我忽然变得很混乱,一个人时而抛回三十年前,时而急急奔回现在。其实,我虽是北一女的校友,却只读过二年,以后因为父亲调职,举家南迁,便转学走了,以后再也没有遇见这批同学。忙碌的生涯,使我渐渐把她们忘记了,奇怪的是,电话一来,名字一经出口,记忆又复活了,所有的脸孔和声音都逼到眼前来。时间真是一件奇妙的东西,像火车,可以向前开,也可沿着轨道倒车回去;而记忆像呼吸,吞吐之间竟连自己也不自觉。
终于约定周未下午到南京东路去喝咖啡,算是同学会。我兴奋万分的等待那一天,那一天终于来了。
走进预定的房间,第一个看到的是坐在首席的理化老师,她教我们那年师大毕业不久,短发、浓眉大眼、尖下巴、声音温柔,我们立刻都爱上她了,没想到三十年后她仍然那姻雅端丽。和老师同样显眼的是罗,她是班上的美人,至今仍保持四十五公斤的体重。记得那时候,我真觉得她是世间第一美女,医生的女儿,学钢琴,美目雪肤,只觉世上万千好事都集中在她身上了,大二就嫁给实业巨子的独生孙子,嫁妆车子一辆接一辆走不完,全班女同学都是伴娘,席开流水……但现在看她,才知道在她仍然光艳灿烂的美丽背后,她也曾经结结实实的生活过。财富是有脚的,家势亦有起落,她让自己从公司里最小的职员干起,熟悉公司的每一部门业务,直到现在,她晚上还去修管理的学分。我曾视之为公主为天仙的人,原来也是如此脚踏实地在?活着的啊。
"喂,你的头发有没有烫?"有一个人把箭头转到迟到的我身上。
"不用,我一生卷毛。"我一边说,一边为自己生平省下的烫发费用而得意。
"现在是好了,可是,从前,注册的时候,简直过不了关,训育组的老师以为我是趁着放假偷偷去烫过头,说也说不清,真是急得要哭。"
大家笑起来。咦?原来这件事过了三十年再拿来说,竟也是好笑好玩的了。可是当时除了含冤莫白急得要哭之外,竟毫无对策,那时会气老师、气自己、气父母遗传给了我一头怪发。
然后又谈各人的家人。李美津当年,人长得精瘦,调皮岛蛋不爱读书,如今却生了几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,做起富富泰泰的贤妻良母来了;魏当年画图画得好,可惜听爸爸的话去学了商,至今念念不忘美术。
"从前你们两个做壁报,一个写、一个画,弄到好晚也回不了家,我在旁边想帮忙,又帮不上。"
"我怎么想不起来有这么一回事?"
"国文老师常拿你的作文给全班传阅。"
奇怪,这件事我也不记得了。
记得的竟是一些暗暗的羡慕和嫉妒,例如施,她写了一篇《模特儿的独白》让橱窗里的模特儿说话。又命名如罗珞珈,她写小时候的四川,写"铜脸盆里诱人的兔肉"。我当时只觉得她们都是天纵之才。
话题又转到音乐,那真是我的暗疤啊。当时我们要唱八分之六的拍子,每次上课都要看谱试唱,那么简单的东西不会就是不会,上节课不会下节课便得站着上,等会唱了,才可以坐下。可是,偏偏不会,就一直站着,自己觉得丢脸死了。
"我现在会了,1231232……"我一路唱下来,大家笑起来,"你们不要笑啊,我现在唱得轻松,那时候却一想到音乐课就心胆俱裂。每次罚站也是急得要哭……"
大家仍然笑。真的,原来事过三十年,什么都可以一笑了之。还有,其实老师也苦过一番,她教完我们不久就辞了职,嫁给了一个医学生,住在酒泉街的陋巷里捱岁月,三十年过了,医学生己成名医,分割连体婴便是师丈主的刀。
体育课、童军课、大扫除都被当成津津有味的话题,"喂,你们还记不记得,腕骨有八块——叫做舟状、半月、三角、豆、大多棱、小多棱、头状、钩——我到现在也忘不了。"我说,看到她们错愕的表情,我受了鼓励,又继续挖下去,"还有国文老师,有一次她病了,我们大家去看她,她哭起来,说她子宫外孕,动了手术,以后不能有小孩了,那时我们太小,只觉奇怪,没有小孩有什么好哭的呢?何况她平常又是那么要强的一个人。"
许多唏嘘,许多惊愕,许多甜沁沁的回顾,三十年已过,当时的嗔喜,当时的笑泪,当时的贪痴和悲智,此时只是咖啡杯面的一抹烟痕,所有的伤口都自然可以结疤,所有的果实都已含蕴成酒。
有人急着回家烧晚饭,我们匆匆散去。
原来,世事是可以在一回首之间成风成烟的,原来一切都可以在笑谈间作梦痕看的,那么,这世间还有什么不能宽心、不能放怀的呢?

--博才网

三 : 女人如歌

女人如歌

千帆过尽,浪涛奔涌,对你的爱流向海,海的彼岸,是遥远的天堂,一生一份情,一情一世界,情系今生,在大千世界里游荡,唱着多情的歌曲,奔向海的最远处,寻找一颗可以安息的灵魂。

今生我是谁,我又像怎么的灵魂在游荡?红尘中痴恋的那个人在哪里?一生都在寻找。

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,当我骑着车,戴着耳机,听着一首首令人感触颇多的歌曲,心里的感觉如潮水般涌向心头。。。。。

风轻轻吹,吹散了乌发,耳边的感觉,让我想了外婆,那在遥远故乡的外婆。外婆是童养媳,十五岁那年稼给了外公,她比外公大两岁,当她裹着小脚,戴着头巾满脸羞涩的坐在坑上的时候,外公已经进入了梦乡;当她照顾着两位年幼的舅公和太婆,怀着孩子在田里插秧的时候,外公已经做了村里公社的书记;当她先后生下八个孩子,夭折了两个,看着他们一个个长大成人,成家立业,外公也已退休在家安享晚年。

对外公的爱,外婆做到了善始善终;对子女的爱,外婆做到了尽心尽责;对整个家庭的爱,外婆做到了无怨无悔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66460.com )

曾经,我打开外婆唯一的单人黑白相片,仔细的看着,轻轻的摸索着,回忆着母亲给我讲的外婆的故事,一阵心酸涌上头顶,好久好久也不能平复。

外婆一字不识,却没有半点男女卑劣之念,儿子女儿同等对待,再苦再累再穷,也要供孩子们读书。外婆是农村妇女,却懂得自强自立自尊,对待外人不卑不亢,却为了孩子们对老师尊敬有加,逢年过节,外婆都会准备一蓝子鸡蛋,一大碗肉送给老师们,好让孩子们在学校不受委屈。

外婆用她整个身心,攩起了庞大的家庭。每天早上,起床喂鸡、喂猪、煮粥、打扫卫生。家里的衣服,是她一针一线缝补出来的;家里的被子,是她用灵活的手脚不分昼夜一张张赶制的;家里的柴火,是她赤着脚趟水过河上山一条条辛苦砍来的。

外婆用她真挚的心,点燃了外公对她同样热情的爱。他们的爱,是纯洁无暇的,他们的爱是无私付出的,他们的爱像雪一样美,一般宁静,悄无声息,却会在爱情、人生的雪地里留下两行缠绵交织的脚印,他们的爱,是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的。他们唯一的一张彩色照片,是花了钱请县里的摄像师,一次一次不厌其烦的摆着姿势照的。在他们的感情世界里,没有城里夫妻那样摆着各种花俏的姿势,没有儿孙成群热热闹闹的捣乱,就只有他们两个人。私下里和在别人面前,表里如一。

拍照那天,是冬天,刮着寒冷的风,子女们都回来了,那是他们第一次照彩照,心里特别的兴奋、紧张、不知所措,他们不知道,那架着架子的相机为何要一闪一闪的,为何能将如此高大的他们拍进一张小小的照片里,而且都是准确无误的。他们不会做表情,不会摆姿势,不会整理打扮衣服,甚至不会微笑,舅舅姨妈们帮他们剪了发,梳好头,戴上帽子,可他们还是没有进入状态,等到摄像师喊“笑一个”“靠近点”“脸摆正”“不要那么严肃”,他们却还是未能照出一幅令人满意的相片。

有时,爱是无需用言语来表达的,也不是外人能看得出来的。在外人面前,他们一句话也不多说,私下里,他们的话也很少。一个冬天的夜里,外公喝碎了洒,第二天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。医生赶来,说是中风了。外婆立即变了个人似的,泪刷刷的流下来。在外公瘫痪的六年里,外婆从始至终,没有放弃过外公,放弃过希望,他们结婚五十多年,没有风花雪月,没有甜言蜜语,有的只是相对无言的相濡以沫。每个日日夜夜,外婆重复照顾外公的每个动作:翻动、换衣、擦身、喂药、冼衣。唯一件不能在外公面前做的事就是掉眼泪。

如今啊,我的外婆却要吃着安眠药,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,几乎滴水不进,饭菜不吃,母亲归家急急探望,她醒来,因了老人痴呆症,良久才认得母亲。外婆伸出手,那双长满老人斑、盖着比纸还要薄的手,那手关节已经肿涨得不成形,青筋暴突,指甲又黑又长……

她对母亲说:“你看我的手。。。”颤颤的抖动着,然后扭头睡去……

听着歌词,也不知道是谁唱的“你存在,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,我的梦里,我的心里,我的歌声里!”,回过神来,仿佛恍然一梦,仿佛在外婆的人生走了一遭。

外婆的一生,就如这首歌,深深的爱着外公,爱着子女,爱着整个家族,所有的亲人,在她脑海里、梦里、心里、心灵的歌声里深深的存在着,而外婆也在我们心里、梦里、歌声里、深深的脑海里存在着。

此生,外婆就是一个充满爱的农村妇女,她的灵魂一直寄存在亲人们的身上,她最痴恋的那些人就是她所有最亲的人。

而我一直寻找其实一直就在身边,爱我的所有人和我爱的所有人。

女人如歌,每首歌都有一个故事,无论是什么情感、什么调子、什么旋律,那首歌应该在自己灵魂深处轻轻吟唱!

四 : 女人如歌

女人如歌

千帆过尽,浪涛奔涌,对你的爱流向海,海的彼岸,是遥远的天堂,一生一份情,一情一世界,情系今生,在大千世界里游荡,唱着多情的歌曲,奔向海的最远处,寻找一颗可以安息的灵魂。

今生我是谁,我又像怎么的灵魂在游荡?红尘中痴恋的那个人在哪里?一生都在寻找。

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故事,当我骑着车,戴着耳机,听着一首首令人感触颇多的歌曲,心里的感觉如潮水般涌向心头。。。。。

风轻轻吹,吹散了乌发,耳边的感觉,让我想了外婆,那在遥远故乡的外婆。外婆是童养媳,十五岁那年稼给了外公,她比外公大两岁,当她裹着小脚,戴着头巾满脸羞涩的坐在坑上的时候,外公已经进入了梦乡;当她照顾着两位年幼的舅公和太婆,怀着孩子在田里插秧的时候,外公已经做了村里公社的书记;当她先后生下八个孩子,夭折了两个,看着他们一个个长大成人,成家立业,外公也已退休在家安享晚年。

对外公的爱,外婆做到了善始善终;对子女的爱,外婆做到了尽心尽责;对整个家庭的爱,外婆做到了无怨无悔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66460.com )

曾经,我打开外婆唯一的单人黑白相片,仔细的看着,轻轻的摸索着,回忆着母亲给我讲的外婆的故事,一阵心酸涌上头顶,好久好久也不能平复。

外婆一字不识,却没有半点男女卑劣之念,儿子女儿同等对待,再苦再累再穷,也要供孩子们读书。外婆是农村妇女,却懂得自强自立自尊,对待外人不卑不亢,却为了孩子们对老师尊敬有加,逢年过节,外婆都会准备一蓝子鸡蛋,一大碗肉送给老师们,好让孩子们在学校不受委屈。

外婆用她整个身心,攩起了庞大的家庭。每天早上,起床喂鸡、喂猪、煮粥、打扫卫生。家里的衣服,是她一针一线缝补出来的;家里的被子,是她用灵活的手脚不分昼夜一张张赶制的;家里的柴火,是她赤着脚趟水过河上山一条条辛苦砍来的。

外婆用她真挚的心,点燃了外公对她同样热情的爱。他们的爱,是纯洁无暇的,他们的爱是无私付出的,他们的爱像雪一样美,一般宁静,悄无声息,却会在爱情、人生的雪地里留下两行缠绵交织的脚印,他们的爱,是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的。他们唯一的一张彩色照片,是花了钱请县里的摄像师,一次一次不厌其烦的摆着姿势照的。在他们的感情世界里,没有城里夫妻那样摆着各种花俏的姿势,没有儿孙成群热热闹闹的捣乱,就只有他们两个人。私下里和在别人面前,表里如一。

拍照那天,是冬天,刮着寒冷的风,子女们都回来了,那是他们第一次照彩照,心里特别的兴奋、紧张、不知所措,他们不知道,那架着架子的相机为何要一闪一闪的,为何能将如此高大的他们拍进一张小小的照片里,而且都是准确无误的。他们不会做表情,不会摆姿势,不会整理打扮衣服,甚至不会微笑,舅舅姨妈们帮他们剪了发,梳好头,戴上帽子,可他们还是没有进入状态,等到摄像师喊“笑一个”“靠近点”“脸摆正”“不要那么严肃”,他们却还是未能照出一幅令人满意的相片。

有时,爱是无需用言语来表达的,也不是外人能看得出来的。在外人面前,他们一句话也不多说,私下里,他们的话也很少。一个冬天的夜里,外公喝碎了洒,第二天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。医生赶来,说是中风了。外婆立即变了个人似的,泪刷刷的流下来。在外公瘫痪的六年里,外婆从始至终,没有放弃过外公,放弃过希望,他们结婚五十多年,没有风花雪月,没有甜言蜜语,有的只是相对无言的相濡以沫。每个日日夜夜,外婆重复照顾外公的每个动作:翻动、换衣、擦身、喂药、冼衣。唯一件不能在外公面前做的事就是掉眼泪。

如今啊,我的外婆却要吃着安眠药,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,几乎滴水不进,饭菜不吃,母亲归家急急探望,她醒来,因了老人痴呆症,良久才认得母亲。外婆伸出手,那双长满老人斑、盖着比纸还要薄的手,那手关节已经肿涨得不成形,青筋暴突,指甲又黑又长……

她对母亲说:“你看我的手。。。”颤颤的抖动着,然后扭头睡去……

听着歌词,也不知道是谁唱的“你存在,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,我的梦里,我的心里,我的歌声里!”,回过神来,仿佛恍然一梦,仿佛在外婆的人生走了一遭。

外婆的一生,就如这首歌,深深的爱着外公,爱着子女,爱着整个家族,所有的亲人,在她脑海里、梦里、心里、心灵的歌声里深深的存在着,而外婆也在我们心里、梦里、歌声里、深深的脑海里存在着。

此生,外婆就是一个充满爱的农村妇女,她的灵魂一直寄存在亲人们的身上,她最痴恋的那些人就是她所有最亲的人。

而我一直寻找其实一直就在身边,爱我的所有人和我爱的所有人。

女人如歌,每首歌都有一个故事,无论是什么情感、什么调子、什么旋律,那首歌应该在自己灵魂深处轻轻吟唱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