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文章网, 最全、最新、最实时的知识分享平台!

歌剧伤逝紫藤花/花逝

九州娱乐手机版: | 人气:4 | 时间:2017-12-11

一 : 花逝

一 春蕊

夏天如此美好的季节,我默默的守侯,守侯这个属于我的季节,守侯这个短暂的时光,守侯我的白色栀子花林……

夜,悄悄的,我的栀子花静静地绽放,我心喜若狂,在我的栀子花林里起舞,淡淡的月光流淌过我白色的栀子花林淌过我白色的连衣裙。我和我的栀子花融为一体……她们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花,我是她们的守护神。

每一个夏天我都在我的栀子花林里度过,看着她们静静地绽放,然后又悄悄地凋零,年年亦然,过着我平静的生活,可有一天有人却打破了这种平静……

还是夜,月明如玉,像一条没有尽头的白绸缎,将我和我的栀子花轻轻的笼罩,我向来不会浪费光阴,更何况是如此美好的夜,我静静地漫步在栀子花,这正是栀子花烂漫的季节,我看着她们得意的微笑,因为这是我的杰作,我的栀子花……

猛然一道强烈的光刺痛了我的双眼,我用手挡住这突如其来的光线,还未等我反映,一把剑锋停在了我的咽喉,随后听到一个声音( 文章阅读网:www.66460.com )

你是何人?

我睁开双眼,看见满地零落的栀子花瓣,我蹲下身,捧起她们,泪流满面,我的栀子花受到了屠杀,而我是她们的守护神却没有保护好她们,是我的罪过,我心痛不已……

他似乎有些犹豫,但还是收起了剑,蹲下身来,说道,不过是一簇花而已,何必如此介意,生命本就有凋零……

我愤怒了,起身甩了他一耳光,这是我第一次打人,还是一个陌生人,我从不轻易惩罚任何人,即使我身边常犯错的婢女,我总是容忍我身边的每一个人所有的过失,因为我知道他们并不是有意犯错,,但我决不容忍轻易践踏生命的人。

他起身诧异的盯着我,脸上变换着不同的表情,你为什么打我?

践踏生命的人罪不可恕,我说。

它们不过是草芥而已,他辩驳。

草芥也有生命,每一种生命都有活着的权利,你没有理由剥夺。

他怔怔的看着,忘记了该说什么。

他并没有在说话,转身消失在我的栀子花林。一切有恢复平静,我默默的拾起零落的花瓣,将她们深埋泥土,她们将会滋润这一片土地,等到下一个花期,花儿们会更灿烂,我静静地等待……

夏雨总那么猛烈,打在我白色的栀子花上,她们真的很脆弱,经不起大雨的倾盆,这是这个夏天的最后一场雨,我的栀子花将谢去,我要继续等待下一个花期……

大雨不停的下,我站在窗前,听见雨滴,滴在瓦片上的脆响,看见雨滴打在每一片栀子花上,她们经不起这般沉重,很幽雅的落在地上,雨,滴在我的栀子花上,滴进了每一寸土壤,也滴进我的心里……

朦胧间,我看见一个身影,摇摇晃晃的朝我的栀子花林走来,好象走的很不稳,重重的倒在我的栀子花林,挣扎着想站起来,似乎没有力气。我撑着伞,冒雨走进他,雨水已将他的全身打湿,肩头在不住的流血,染红了散落的白色栀子花。我叫人把他扶进屋内,请了大夫为他治伤。

天气日渐放晴,他的伤好的很快。我从未想过这会是我们第二次见面的方式,在我已经把他忘干净的时候,他居然又闯入我的视线,也许这是命中注定的,我们谁也逃脱不了。

他的出现,我的栀子花林似乎不再那么沉默,在即将谢去的花儿们好象很欢喜他的到来,每天都仰着笑脸,展现她们最后一丝生气,我也不再那么寂寥有人陪我一起赏花,一起陪我听花落的声音……这种生活宁静,祥和,安逸……

但这种宁静,祥和并没有持续太久。

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,他告诉我要离开,我本就知道,所有的美好都是短暂的,就像我的栀子花,开的再繁茂,但依旧要凋零,音乐再动听,依旧要曲终人散。他要离开我没有挽留,因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强求得到了也不会长久。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。

我回永远记得你,春蕊,春天的春,花蕊的蕊。这是他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我默默无语,只能无奈的看着他的背影……

夏天彻底结束了,我把残落的花瓣一片一片埋进泥土里,我的心也一点一点沉落。当我把最后的花瓣埋进泥土的时候我的心沉落到了冰点。这是我从未有过的孤独和寂寞,我只能呆呆地看着颓废的枝头,如今花谢叶枯,曲终人散,一切都已结束,回到了原点,我寂寞的流着自己的眼泪……

我走在空荡荡的栀子林里,落寞的叹息,世间上的一切真的很短暂,就像我的栀子花只有一个季节,就匆匆谢去,然而我的爱连一个季节都没有,就失去了踪影……

如今,谁的愁苦扰我眉黛,谁的落寞覆我华裳?

我无奈之中又看到了我熟悉的身影,他又回来了,我惊喜万分,上前紧紧抱住他

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,我说着。

九月的天气恰到了好处,每天都是艳阳高照,没有夏天的浮躁,清爽之中透着丝丝凉意。他带我去我从未去过的地方,我猛然发现,岚昭国的天空很大,大的难以预料。我们在这片天空下撒下了爱的种子,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就会生根发芽,然后开花结果……

岚昭国的百花盛会到了,我们相约一起去赏花,但百花节那天,他失约了,我一直等到日落西沉他都没有来。

接下来的日子,他都没有出现,我有些恍恍不安,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失踪,想来想去却找不到答案 。

失落、寂寞、惶恐占满了心头。

我不知道这一次又会是怎样漫长的等待。

但他并没有让我等太久,在第十七天,他又站在了我的面前,他的脸有些消瘦了,但还是先前那般傲视蔑俗。

我们紧紧相拥,这一刻我们似乎是一体的,谁离开谁都会痛……

也许是我前世修来的福,才换来我今生的爱,我一定紧紧捧在手心,决不放手,我的爱……

二 岚凤

我的名字叫岚凤,在岚昭国里我受所有人尊重,所有人见我都要向我行礼,因为我有一个了不起的父亲,他就是岚昭国的王,理所当然我就是公主了,有的时候我很满足,因为我是公主,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备受大家的尊重,让所有的人都羡慕。但有的时候我很苦恼,因为我是公主,所有人都不敢和我说心里话,他们害怕会因自己的一句话而招来杀身之祸,宫廷里除了阿谀奉承,还是阿谀奉承,所有的人都虚伪的活着,虚伪的做事。

夕朝是陪我一起张大的哥哥,他并不是我真正的哥哥,他是父王的义子。我的母亲过逝的很早,父王总是忙于公务,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他陪我度过,父王也视他为亲子,也许是父王的关系,宫廷里也只有他敢和我作对。

小时侯,我们总是在一起。我喜欢他拉着我的手,走过宫廷的每一片砖瓦,喜欢跟在他后面跑,喜欢叫他哥哥。我们是青梅竹马,他是我的驸马,所有人都这么说。我们张大了以后,我不喜欢再被他牵着,不再跟着他后面跑,也不再叫他哥哥。我变得怪癖,刁蛮,我会随意的责骂我身边的每一个人,即便他们没有错。有时候我的所为让他难以忍受,就如才发生过的事。

那天我在书房练字,我的婢女把茶杯打落在地上,你是怎么搞的?我呵斥她。

对不起,公主,奴婢不是故意的,她边向我道歉,边收拾残局。

哼!你不是故意的,我并没有打算放过她,那我就叫你张点记性,下次小心点。我抬起她的脸,你说我是砍掉你的一只手呢,还是跺掉你的一只脚好呢?

她吓得全身颤抖,跪在我面前,一遍一遍哀求我,公主饶命,奴婢不敢了……

我看着她吓得惨白的脸我得意的笑。

好了,是夕朝的声音,你闹够了没有?

关你什么事,我教训我的人,我讨厌他在别人面前与我作对。

夕朝不理会我,拉起婢女朝外走。

你站住,我朝他吼。

他依旧不理我,我真的很生气,他总在我面前肆无忌惮,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,也许是我的错,我很过分。

在宫廷的背后有很大一片栀子林,那是我母亲生前种下的,每一年我都期待夏天到来,夏天来的时候,栀子花会在那里自由的绽放,甚是绚丽,甚是娇艳。我喜欢一个人走在栀子花下,走过栀子花下的每一寸土地,我喜欢闻空气里栀子花的味道,喜欢看月光倾泻下的栀子花林,每一天我都会来看她们好几遍,她们就像我的朋友一样。我可以尽情的倾诉我的烦恼和不满。在这片栀子花林,我可以忘记我是谁,来自何方,这里不用听小人的阿谀,也不用看权臣们的争权夺利,我可以静下来什么都不做什么也不想,只是默默的看着我的栀子花。但有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真的很静,静的空虚,静的孤独,静的凄凉。偌大片的栀子花林却只有我一个人在赏,没有人能懂,我又开始失落了,但好象上苍是在故意眷顾我,让我遇到我的知己。

他毫无征兆的闯进我的栀子花林,栀子花林是王宫的禁地,没有父王允许谁都不可以进来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,也许他真的是上苍恩赐我的礼物,既然如此我就没什么可计较的了。

他告诉我他叫转瞬,一个很奇怪的名字,转瞬即逝,常人都会想到这个词,他有一双很锐利的眼睛,没有一死感情,像一把锋利的剑,可以刺穿人的咽喉,那应该是杀手特有的眼睛,但我从未问过他来自何方,是做什么的,因为我想知己只要心照不喧就可以了。

每天我都在栀子花下等他,他总是遵守我们的约定,我们一起坐在栀子花下,靠着他的肩头,听着他匀称的呼吸,闻着空气里的味道。让他抚摸我的长发,让吹落的栀子花瓣散落在我的肩头。我希望时光能为此而驻足,栀子花能常开不败,但夏天总那么短暂,好景不会长留,可我还是坚信我们的故事不会因栀子花的凋零而中断。

我们的故事没有人知道,我也不想让人知道,因为夕朝会反对我们,父王就更不会同意了。父王虽然很爱我,但他绝不允许一个无名之辈打乱我的生活,但生活总是事与愿违,世间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
栀子花完全凋零的那天,他带着我去看栀子花林外的天空,我从未离开过宫廷,那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看清了这个国度,看清了这个国度的琉璃瓦片,这个国度的一草一木,这个国度的臣民……我们牵手走穿过这个国度的大街小巷,这才是我最实在的感觉。

夜幕西沉,我还是得回宫廷,我们招手道别,但我刚好到寝宫的时候,夕朝拦住了我,

你去了哪里?他质问我。

关你什么事?我冲了他一句。

为什么要离开宫廷,还跟不知名的人在一起,我的心咯噔了一下,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了。

你跟踪我?我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。

夕朝不敢。

那你是怕他是杀手会杀了你?我无理取闹。

夕朝死不足惜,只是担心大王和公主的安危。他很诚恳。

但我并不领情,转身进了寝宫。我隐约知道他是杀手,可我并不知道他要杀谁,我希望他不是针对父王而来的。

上苍很会开玩笑的,有些东西得到了,但又会失去一些。

百花节那天,我们决定一起去赏花,我依旧在栀子花林等他,可我等到最后一缕晚霞退去的时候他都没有来,我摇摇晃晃的往寝宫走,想着千百种理由,他为什么会失约,我的心乱到了极点,到寝宫刚好坐下,侍女就慌慌张张的跑来,公主,今日大王去百花盛会,遇刺了。我犹如听到了晴天霹雳,来不及多想,朝父王的寝宫跑,猛然发现这段距离变长了很多,生死之间那么远又那么近,我默默地祈祷,父王不能有事。

我到父王寝宫的时候,群臣已经散去,父王安坐在床边,夕朝站在近旁,我的心慢慢安定下来,父王,你没事吧?我关切的问。

父王没关系,只是轻伤,岚儿你身体不舒服,就在寝宫不要出来了。

我的父王,他如此爱我,即使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依然想到的是我,而我却欺骗了他,为了等转瞬我没有陪他去群花展。

夕朝你是怎么保护父王的?我责备他。

公主恕罪,是夕朝失职。

岚儿,这不是夕儿的错,父王维护他才,夕儿也累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。

我们并肩退出父王的寝宫,我们很久都没有这样并肩一起走了,这种感觉熟悉而又陌生,我们彼此那么近又那么远,我不想这样,我知道我的心已经走远了……

他突然停住了脚,今天为什么没有去百花展?我一直走没有回答他。

他追上我继续说,你是去等他了,可是他没有去栀子花林,你很想知道他去了哪里吧?

我停住脚,转过身看着他的双眸,宫廷里的一切似乎都瞒不过他的双眸。

去了群花展,刺杀大王,现在正在大牢里。我又听到了一个晴天霹雳。

不可能,你撒谎,我朝他吼。

不信的话随时都可以到牢里看看

我从未想到故事有完美的开始,却没有完美的结局,我瘫坐在地上,眼泪止步住的流。

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寝宫的,恍惚间似乎过了很久,时间很漫长,一觉醒来恍如隔世,我的爱人身陷囹圄,而我只能看着,什么也做不了,我的心像撕裂了般……

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了有多久,每一天都心痛的无法呼吸,当我听侍女说父王决定处决转瞬的时候,我的意识告诉我,一定要救他,我决定去找夕朝,我知道他一定有办法救转瞬,我不确定他是否会帮我,但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丝希望。

我走到将军府门口的时候,就看到他站在那里,他好像在故意等我,我还没有开口,他就已经说话了,知道公主一定会来,所以在这里等公主。

我很欣慰,他还是向以前那样了解我就向了解他自己一样。他背对着我站在月光下,华美的月光倾泻下来,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道柔和的弧线,银色将军铠甲在月光的映衬下闪着光,深色的披风,随着夜风舞动着,腰上的佩剑熠熠生辉。这是我们长大以后,我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他,这就是岚昭国的大将军,我的哥哥--夕朝。

夕朝知道公主为何而来,但夕朝不会答应公主的请求,他很坚决。

难道没有一点余地吗?

是,我的命是大王给的,我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对大王不利的人。

我有些愤怒,抽出他的剑指着他的咽喉,你让他死,我就让你陪葬。

夕朝甘愿死在公主剑下。说着他轻轻的闭上双眼,仰起脸,一脸的坚定。

时间就这样定格了,生命都静止了,我们相对而立,僵持着,我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……

我彻底的绝望了,我扔掉手中的剑,跪下来,扯主他的衣袖,哭着哀求他。我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,除了父王我没有跪过任何人,也没有求谁,可如今我却为了一个要杀我父王的人放下我的尊严,我竟如此狼狈……

我跪在他的面前,很久,他说,我不希望再有下次。他还是答应了。

三天后,我又在栀子花林等他,我不确定他是否会来,但我坚信夕朝有能力救他。我没有等太久,他又站在了我面前,他的脸消瘦了很多,也许是牢里非人的待遇,他上前紧紧的抱住我,我听见他在我的耳边说,我想你,特别的想。听着他的话我的泪水又来了……

我知道,我们能再次相见,都是夕朝的功劳,我决定报答他,我让父王下旨,我们完婚。一切都该结束,这只是梦而已,我应该早些醒来,转瞬和我,我们不是同路人,我们只是在错误的时间,错误的邂逅,而后又偶然相爱,最终要流着眼泪说结束,这是一个多么可笑的笑话,笑得我泪流满面……

我们决定在下一个栀子花开放的季节举行婚礼,我们又像小时候一样,夕朝牵着我的手一起走过宫廷的每一片砖瓦,一起闻着每一寸泥土的味道,我依然叫他哥哥,我相信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,我们会幸福的一起微笑……

当我们都在微笑的等待婚期的时候,上苍又开了一次玩笑,这一次的玩笑不同寻常。

在来年春天将结束的时候,边关突起战火,父王为了减少灾难,避免不必要的冲突,决定请和,对方也答应了请和,还派了他们的王子来谈判。

我本以为,战争是政治和我们的婚约没有关系,但我错了。

那完我准备就寝,就又人来唤,说父王让我去参加请和宴,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但还是勉强去了,让我意外的是,我到的时候我未出嫁的姐姐们都到了,对方的王子坐在贵客的位子上,我一眼就看到了他,那张傲慢桀骜不驯的脸,他似乎也看到了我。

我坐到自己的位子上,就听见父王说话了。

本王的公主都到了,不知道琊茖王子中意哪一位公主。我现在才明白这不是一场简单的请和宴,而是一场和亲宴。

我看见他站起来,走到大殿中间,大王,无论在下看中哪一位公主,大王都会同意她下嫁于我吗?

当然,君无戏言。

殿内一阵沉默,忽然他看向了我的方向,那就是她了,他用手指着我,岚凤公主。

静止了,一切都静止了,所有的人都面无表情,他们都没想到琊茖会让我下嫁于他,我更没想到,想笑,却笑不出来,想哭,却欲哭无泪……

这绝对不可以,岚凤公主与在下已婚约。夕朝第一个说话。

是啊,这绝对不可以,这有辱我朝尊严,群臣也开始发话,还望大王三思。

难道大王想反悔吗?他有些嘲讽,大王先前并没有告诉在下,岚凤公主与夕朝将军有婚约。

哼,笑话,岚凤公主与夕朝将军的婚事天下人皆知,难道贵国没有收到邀请函吗?你纯粹是在挑衅。大王绝不能答应公主下嫁。这是国师的声音。

父王没有说话,只有群臣的议论声,父王一定很为难。

大家不要再争了,我站起身来,大家都看向了我,我走到琊茖王子面前,岚凤很感谢王子的抬爱,能被王子看中是岚凤的荣幸,为了两国的友好和避免不必要的争执,岚凤答应下嫁,三日后随王子前往贵国,说完这些话我转身逃离。

不,不可以。我听到夕朝的声音,我不敢回头,害怕他看到我泪流满面的脸,也害怕看到他绝望的脸,背后留下的是声声叹息……

我坐在镜前一遍一遍的梳我的长发,以后就没有机会坐在这里了,我穿着红色的嫁衣穿过岚昭国的每一座宫殿,踩过每一片砖瓦,抚摸过每一株花草,我要把他们刻在大脑里,印在心里,然后把他们和我一起带走。

三天后,我穿上嫁衣,坐着别人的马车,告别了爱我的人,我爱的人,栀子花又要开了,但我看不见了……

再见了,永别了……

三 夕朝

我总是回想小时侯,我有一个很快乐的童年,我的义父很疼我,我的妹妹很乖巧可爱。我的义父是岚昭国了不起的王,我的妹妹是岚凤公主,我是义父从荒林里捡来的孩子,他对我很好视如亲子,教我识文断字,教我武功。那个时候,我的妹妹总喜欢让我牵着她的手,一起走过岚昭国的土地,一起闻岚昭国的花香,她喜欢跟在我后面叫我哥哥。我始终记得她说过的一句话,哥哥一定要记得,不要松开岚凤的手,岚凤害怕走失,一个人会孤独。后来我们渐渐张大了,这种美好的日子也随之成了回忆。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妹妹不再喜欢让我牵着,也不再喜欢跟在我 后面叫我哥哥,她开始变得刁蛮,开始无理取闹,有时候会随意惩罚身边的婢女,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,我也开始叫她公主,我们彼此越走越远,心开始走向了相反的方向。

有很多事情我可以容忍她,但我唯一无法容忍的是,她居然会爱上一个杀手,她是王公贵族,是高高在上的公主,怎么会爱上一个身份卑微的杀手,我难以置信。

这个杀手的名字叫转瞬,听起来有些奇怪,转瞬即逝,听手下告诉我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个词。我很容易的叫人打探到了他的背景,没想到他和我一样都是孤儿,他师父也是在荒林林把他捡到的,我们的境遇竟这么的相似,我想如果当初义父捡到的不是我是他,也许命运就会改写。

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冒充是王宫卫队的一员,在御书房门前站岗,王宫卫队的人员是我亲自挑选的,我发现他很面生。

今天是你值勤?我问他。

是,将军。他很有礼貌的回答我。

我怎么看你很面生?

回将军,属下是今年才进王宫卫队的,也许是将军忘记了。他回答得很从容镇定。

王宫卫队的职责是保护大王的安全,选人是非常谨慎的,虽然每年都有新人进入,但我会记住每一张脸,我对他有些怀疑,但我并未再多问。

并没有过多久,事情就真的发生了。那天义父刚好就寝,我准备离去的时候,就看见一把锋利的剑刺向了义父,我迅速拔剑,打落了利剑,然后我看见了他的脸,他看见我没走似乎很惊讶,我有又迅速出剑,刺到了他的肩头,他的速度也很快,转身就逃出了寝宫,我召集王宫卫队去捉拿他,但我们搜遍了王宫的每个角落,都没有发现他的踪影,我们也只好作罢。

在夏天结束的时候,有人告诉我发现了他的行踪,他们还告诉我,他和公主在一起,我很惊讶,他怎么会和公主在一起,我猛然明白,那日我们没有找到他,是因为他躲进了王宫的禁地,栀子花林。

晚上我去找公主,她不听我的劝告,还甚是无理,我虽然很气愤,但毕竟她是公主,我也无可奈何。我更没料到的是她为转瞬欺骗了义父。

百花节那天,义父让我们陪他一起去赏花,她却说身体不适,没有和我们一起去百花展我知道她一定在撒谎,她去栀子花林等转瞬了。但转瞬那天却一个人去了百花展,他是去刺杀义父,这一次他没能幸运的逃脱。

义父回到寝宫,她慌张的跑来,她一定听说了义父遇刺的事,但她一定不知道刺客是谁。我本不打算告诉她,可我想到即使我不告诉她,有一天她还是会知道,那么她会永远恨我。我把事情告诉她的时候。我看见她伤痛欲绝的脸,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。

在严刑逼供无果的情况下,义父决定处决他。公主来找我,让我帮她放了转瞬,她跪在我面前哭着求我,我看着她为了一个杀手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,我又何尝不痛,我爱的人却在为别人流眼泪,我看着她泪流满面的脸,我心软了还是决定帮她。

在将行刑的第三个晚上,我去了监牢,我用迷药迷倒了士卫,我打开了牢门放他走,没想到他竟说,我不会感激你的。

我不需要你的感激,但会有人感激我的,我回了他一句。

也确实如此,公主为了感激我,做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决定。

晚上我回到将军府,接到圣旨,公主决定嫁给我,我备感意外,她会用这种方式报答我。

我拿着圣旨去找她,她坐在月色下抚琴,这好象回到了很多年以前,她也是这样静静的抚琴,静静的赏月,很久都没有看到她这样了,我的妹妹似乎又回来了。

知道哥哥要来,岚凤在这里等哥哥,她先开口说话。

我们彼此是那么的了解,她知道我会去找她,就像我知道她曾经会来找我一样,她居然还叫我哥哥,我都忘了有多久她没有这样叫过我了。

这是为什么?我把圣旨递到她面前,为了报答我吗?

这样不好吗,难道哥哥不愿娶岚凤?她停下抚琴,站起来握住我得到手。我们回到从前不是很好吗?

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。

以前是岚凤不好,松开哥哥的手,让哥哥伤心难过,岚凤还是想牵着哥哥的手,一起走永不分离,心在一起不会背道而驰,父王老了他希望我们都好,这也算是完成父王的心愿。

靠在我的肩头,我听着她匀称的呼吸,我的妹妹没有走远,她一直在我的近旁。

我们决定在下一隔阂枝子花开放的季节举行婚礼,我们还是像小时候一样,牵着手一起走过岚昭国的土地,一起闻着泥土的味道,一起听着穹隆上的鸟鸣,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以前,我们依旧幸福快乐的歌唱。

我在人流喘动的街头再一次看到转瞬。他还是和以前一样,冷漠而高傲,我们彼此擦肩而过,恭喜你,要做驸马了。我不明白他是在祝福还是在讽刺,也许我应该感激他,不是他公主或许不会嫁给我。我并没有说话,我们走向了相反的方向。

时光过的真的很快,转眼间春天就要结束了,我们的婚期也即将到来,但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意外,边关突起战火,义父为了减少伤亡决定请和,对方也答应了请和,还要求我们下嫁一位王室的公主,我本以为这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婚期,我却错了,琊茖王子让岚凤下嫁给他,我如此气愤也如此无奈,无法留住我的公主。

我本以为,我可以用我的生命来爱我的公主,我本以为,我们可以牵着手一起走,永不分离,我本以为,我们可以在彼此的爱中慢慢老去……

可是这一次,我的妹妹,我的公主,我的新娘,真的要松开我的手,真的要远离了……我无奈的叹息,我心痛的流泪。

我看着我的妹妹,穿着红色的嫁衣站在我面前,那么的美,倾国倾城,但却不是我的新娘。

本来要穿上它做哥哥的新娘,可是现在却不能了,她说着,泪流着……

岚昭国的子民不会忘记公主的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那哥哥也不会忘记,是吗?

是,夕朝也不会忘记。

岚凤也不会忘记,不会忘记岚昭国的每一寸土地,不会忘记岚昭国的每一片砖瓦,不会忘记岚昭国的每一张脸,更不会忘记岚昭国的夕朝将军,我的哥哥。会记住哥哥的脸,哥哥的声音,哥哥的背影,还有哥哥给岚凤所有的爱。

她静静的靠在我的肩头,无声无息,这是最后一次了,明天我们将永别。

今生做不了哥哥的新娘,来生一定会的,我听见她微颤的声音,来生,就不会有转瞬,不会有琊茖王子,只有岚凤和哥哥,我们会一起幸福,一起牵着手永不分离。

她转身离去,她落寞的背影,我似乎听到红丝带断开的声音,结束了,我们都结束了,我的新娘坐上别人的马车,真的远离了……

夏天又来了,栀子花开了,却无人赏,守护神去了何方……

四 转瞬

我是个孤儿,是一个女人在荒林里把我捡到的,是她把我养大,教会我武功。对于养大我的这个女人,我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,就是怪异。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,但我从未见过她的脸,她常年蒙着脸只露一双眼睛。她的眼睛美丽而忧郁。有时候看着她我就会幻想面纱下会是一张怎样的脸,她的话很少,只有在教我武功的时候才会有只言片语。我从来不知道她叫什么,来自何方,又有怎样的出生,我从没问过,也不敢问。她说过,一个人只须做好自己该做的,别人的事谁也没有权利管。

我不喜欢我的名字,转瞬,转瞬即逝,似乎要死去一般,听起来有些悲凉,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给我取这样的名字。很小的时候我问过她,记得她当初是这样回答的,时间万物只在弹指间,转瞬即逝,不值得留恋。她回答的含糊,我不懂。

我的职业与大部分人不相同,是那种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职业,说通俗些就是杀人。因为养我的人是一个杀手,所以她把我培养成杀手也就理所当然了,她是一个真正的杀手她的剑快人狠,一招毙命。她说过的,一个真正的杀手,他的血和灵魂都是冰冷的。

我十岁起就开始杀人,至今杀过多少人我也记不清了,我杀的人有王公贵族,也有平民百姓,做杀手,只要别人肯出钱,不管是谁我们都会去杀,就是要钱不要命的那种,我一生中最后杀的这个人是这个世上最难杀的人,也是别人不敢杀的人,因为他我决定放弃我的职业。他就是岚昭国的王,一个值得万人景仰的王,我很不明白,一个好王,为什么还会有人要杀他,看来坏人难做,好人更难做。

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接受这项任务,我深深的知道,我可能还没有杀死岚昭王,我就已经血溅四方了,但世间的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的,我没有选择的权利,只有服从的义务。

我以王宫卫队的身份混进了王宫,王宫卫队是负责大王安全的,也只有他们最接近大王,这样才有机会下手。王宫卫队是一支很精锐的队伍,经过特殊的训练,用于王宫突发情况,卫队全部统一由护国将军调配,护国将军是大王的义子,也是岚凤公主的准驸马,深受大王宠信。听宫廷的人说,他是大王在荒林林捡到的,没想到他的境遇竟和我如此相似,只是我们被不同的人捡到,才有了不同的命运。

我进王宫的时候已是夏天了,我很讨厌夏天,漫长而浮躁,令人没精打采的,什么也不想做。晚上实在找不出什么事做索性在宫里闲逛起来,我知道王宫并不是闲逛的好地方,但我还是得这样做,我必须熟悉这里的每一条路,这样才可以更容易脱身,我小心的穿过每一座宫殿,谨慎的躲过过往的人,不经意间就走到了王宫的尽头,我看见一扇虚掩的门,我十分好奇,想象是否能从门里进去,但我又有所担心,还是好奇心战胜了我的心里,我穿过门,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这里开满了大片大片的栀子花,柔美的月光静静地泻4在这一片花上,空气里弥漫着栀子花的香味,我仿佛来到了人间仙境,我万分意外,在权力分争如此激烈的王宫,会有这样的地方。我禁不住在栀子花林里舞剑,猛然间我看到一张绝世的脸,像误入凡世的仙子,袭一身白衣,和这月色下的栀子花融为一体。我看着她蹲下身捧起被我打落的栀子花而泪流满面,我心痛不已,因我的过失而让仙子流泪。我害怕亵渎这一片栀子花和绝世的仙子,我仓惶逃离。我本以为,我们只是偶然邂逅,会很快忘记这一段小插曲,仙子也不会记得我曾误闯她的栀子花林,但上苍永远不会如人所愿。

第一次刺杀失败,我的身份被暴露,我身受重伤,王宫卫队对我穷追不舍,绝望中我想到了那片栀子花林,我还模糊的记得去栀子花林的路,我凭着感觉走,我又一次看见这一片仙境,但却没想到是以逃难的方式来到这里,我如此狼狈不堪,栀子花比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开的更艳了夏雨倾盆,把白色的栀子花瓣打落的满地都是,不知道仙子是否会为此惋惜……伤口猛烈的疼痛,鲜血染红了我的衣服,我沉重的闭上了双眼。

我醒来的时候,躺在陌生的小屋内,伤口已经包扎好了,我用力撑起来,打开门看见仙子在清扫残落的栀子花八瓣,而后把它们埋进泥土。她转身看见我微笑,倾国倾城。

你腥了?伤口还没好。她走到我面前,扶我进屋,应该躺下休息。

为什么要把它们埋进泥?我好奇的问。

落叶本来就要归根的,等到下一个花期,栀子花会开的更艳美。

她告诉我她叫春蕊,春天的春,花蕊的蕊。是四季如春,花开四季的意思。她不问世事,不问我来字何方,为什么会来到这里,又为什么会受伤,我想了千百种回答她的方式,但她从不过问。

我一直在栀子花林里养伤,我看着她把残落的花瓣埋进泥土,她的动作很轻盈,似乎害怕它们再次受伤害,我看着她在栀子花林里起舞,她的舞姿优雅而唯美,我陪她一起坐在栀子花下,闻着空气里栀子花的味道。

这个夏天似乎不在那么浮躁漫长。我的伤渐渐好了,夏天也将过去,我必须离开,她是误入凡尘的仙子,我只是一个杀手,我们相遇是个美丽的错误,错误就不应该延续。

你真的要离开?她问我。

是,我没有犹豫的回答她。

你有你的事要做,是不该这样一直陪着我。她笑着,像满树的栀子花一样艳美。

我看着她有些不舍,但我们真的不是同路人,和我在一起随时都有生命危险,我默默的想。

我回到师父那里,她很不满,你失手了身份暴露了?

是的,我不可否认的回答她。

那这些日子你又去了哪里?她追问。

我害怕有人跟踪,对师父不利,所以不敢回来,在外面养伤。我第一次撒谎,我低着头不敢看她。

伤好些了吗?她不带任何感情色彩。

好多了。

你先去休息把,此事日后在说。

是。我退去。她不愧是个真正的杀手,即使在关心人的时候都是冰冷的口气。

接下的日子很难熬,我总是想起那张圣洁的脸,想起那倾过倾城的微笑。我怀疑我是否动了情,杀手动了情,那他手中的剑就再也杀不了人了,我本不该如此,但我却忍不住还是决定去栀子花林。栀子花已经谢去了大半,我看见她忧郁的脸。

下一个花期它们还会在来何必忧伤呢?

她回头看见我,很惊喜,上前抱住我,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。

我也紧紧地抱住她。

我们牵着手走过栀子花林的没一寸土地,闻着泥土里的味道,我多么希望我们能牵着手一直走下去永不分离,我很喜欢这样的日子幸福而美好,每天不用想着要去杀谁,也不用担心会被谁杀死。

明天是百花节,我们一起去赏花好吗?她问我。

恩,好。

那我等你,明天一定要来。

恩,好。我亲吻她的额头。

那天我很晚才回去,刚好撞见师父。

你去了哪里?她很严厉的问我。

我,我去了王宫。我又一次欺骗她。

你的身份已经被暴露还去那做什么?她刨根究底。

我去看看是否能找机会下手。我有些心虚。

明天就有机会下手,她很肯定的说。

什么机会?我很好奇。

明天是百花节,每一年百花节的时候大王都要带群臣去赏花,百花展上人多眼杂,我们可以乘乱下手。

我心里一颤,没想到师父回打百花节的主意,可我答应要陪春蕊去赏花的,看来我要失约了。

怎么你不想去?她似乎看穿了我心思。

没有,转瞬明天一定去,不会让师父失望。

她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。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叹气,似乎有说不出的无奈。

可我更无奈,我的心无法平静,如果明天失手我将永远也见不到春蕊了,真的很对不起,春蕊,我不能遵守我们的约定,请不要再等我,这一去可能是永别……

百花节,真的热闹非凡,果然不出师父所料,大王带着群臣同来赏花,我早做好了准备,藏身在百花之中,等待大王的到来。我看着大王慢慢朝我走来,在离我最近的瞬间,我迅速藤空出剑,我的剑只刺到大王的肩头就脱落了我的手。我以为我的剑已经快的没有人能比了,我或许太自负,低估了对方。这一次我没能像上次一样幸运逃脱。我被他们带回了王宫,囚禁了起来。

真没想到,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。我又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,岚昭王的义子,岚凤公主的驸马,岚昭国的大将军,夕朝。

你真是个不错的杀手。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。

我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他,他也不再说话转身离去。

接下来的日子和我预料的一样,他们对我严刑逼供,逼问我幕后主使者是谁。我知道我是一个杀手,知道自己的职责,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就是死也要遵守杀手的职责。我即将死去,但还是有些不甘。想起我曾经杀过的人他们的表情,有无可奈何的,有不可思议的,有绝望的。他们或许不该死,但有些人因为利益而去谋财害命,所以给我这样的人有了可乘之机,也许我杀的人太多,身上的血醒太重,是该还在的时候了。我真的就要死了,再也见不到春蕊了,对不起,请原谅,春蕊请不要再等我 就在我已经绝望的时候奇迹却发生了,我即将行刑的第三个晚上,囚牢里出现了异样,牢里的守卫和很多囚犯都莫名其妙的晕死过去,我还在诧异的时候,我看到一张让难以思议的脸,是夕朝。我看这他走到我身旁解开了我的绳锁。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最好消失,他面无表情的说。我并没有问他为什么要放我走,我也没有说感激他的话,转身离开,我知道他有可能随时都会改变主意,我就走不了了。

我从未想过我会活着走出牢狱。我活着回去,师父有些意外 ,

他们怎么放你回来了?

我也不知道,我如实回答。

你是不是和他们说了什么?她怀疑我。

转瞬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。

你知道就好。

她是个古怪而多疑的人,真的有些难应付,不过还好她并没有为难我。

随后我决定去看春蕊,不知道她是否还好,是否还在苦等我。

早上的时候,我去了栀子花林,她依然在那里等我,她的脸有些憔悴了,我知道这都是我的罪过,让她苦等,我发誓,一定要让她幸福!

我上前紧紧的拥住她,我想你,特别的想。

我也是,春蕊知道,转瞬哥哥一定会来,不会让春蕊等的太久。我看见泪水滑过她的脸,我心痛不已……

对不起,不该让你久等,我拭去她脸上的泪。她笑了,还是那般倾国倾城。

没过多久,就听到夕朝将军要迎娶岚凤公主的消息,他们是青梅竹马,本就应该在一起,我多么希望我和春蕊也会有这么一天,但我是杀手怎么配得上高贵的仙子,就算在一起了也不会有人祝福我们,我很无奈,但我坚信会有奇迹出现的一天。

我以为我可以平静的过一些日子,又一次事与愿违,师父很快知道了我们的事,我不知道是她跟踪我,还是碰巧知道的。

那天我送春蕊回栀子花林后,回去的时候她叫住了我,你去了哪里?她用很犀利的眼光看我

我……我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有些支支吾吾的。

是因为她,所以接连几次失手,是吗?她很失望。

我惊讶,不,师父这和春蕊没有关系。我向她解释。

你必须杀了她。她的态度很坚决。

不,师父,不能杀她,她救过我的命。我跪下来求她。

如果杀手动了情,那他手中的剑就再也见不到血了,我不想让她毁了一个好杀手,所以她必须死。

不可以,师父,转瞬愿为师父做任何事情,师父不可以杀春蕊。我再一次恳求她。

那好,我可以放过她,但你必须尽快杀了岚昭王,否则我会亲自动手。

是,师父。我别无选择,我不想连累春蕊,一切都是我的罪过,我只能又一次冒险了。

我照旧去栀子花林看她,她依旧微笑着,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春天来的时候,我们一起去踏青,她在原野里快乐的歌唱,像个孩子似的。走累了,她就靠在我的肩头,紧紧的靠着。我多么希望时间就在此定格。明天永远都不要来临,天地间只有我们两个人。但这一切都只是短暂的梦,醒来之后什么都没有了。

栀子花开的时候陪我一起看栀子花,好吗?她问我。

好,我有些心虚的回答,我不知道,我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下一个季节的栀子花。

我每天都在寻思着机会,如何能杀了大王,其实我并不想杀人,可我的职业,不得不让我如此。如果不杀了大王,春蕊就会死,她是个说话算话的人,我别无选择。

这一次真的如我所愿了,春天来的时候,边关突起战火,大王为了减少伤亡,向对方请和,对方答应了请和并要求岚凤公主下嫁。我很惊讶也很高兴,惊讶的是,大王为何会下嫁岚凤公主,我知道这不是我该想的问题,我要想的是怎样才能刺杀大王。我了解到,岚凤公主是大王最疼爱的女儿,公主下嫁,大王将亲自送行,我高兴不已。我可以乘此机会下手。

我默默的等待着,这是唯一的机会了,也是我最后机会。

公主下嫁的日子很快来临,那天很热闹,毕竟是一件大事,大王当然很重视,我扮成农夫的样子,看着大王的马车和公主的婚轿并行,我默默的尾随他们出了城,大王好像很不舍,送行了很远,一直到了京城的郊外,大王和公主同时下了马车,在公主朝他跪拜的时候,我出剑了,我确信我的剑很快,任何人都不会有闪躲的机会,我的剑将接近大王的时候,岚凤公主起身好像发现了我剑,推开了大王挡住了我的剑,这一刻我看的那么清楚,那张我再熟悉不过的脸,春蕊,我大喊她的名字,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回答我了,我的剑深深的刺进了她的咽喉,鲜血和红色的嫁衣混为一体,如同灼烧的火焰……

我疼痛的停止了呼吸……

栀子花开了,再也没有人来赏了……

二 : 花逝

你是

多彩娇媚的女子

摇曳着一世的风情

美丽了春的容颜

不知是谁

用无情的手( 文章阅读网:www.66460.com )

过早的

推毁了你美丽的梦

残忍的将你

抛入奔流的江中

那流淌的花逝

泛起了

一江浓浓的春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