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州娱乐ju111net,小学生作文,ju111.net备用网址,九州娱乐ju111net,优秀作文大全!

关于我与父亲的作文

作者: | 人气:7 | 时间:2018-03-13

  篇一:我与父亲一起走过的日子
  我的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。记得在小的时候,我十分爱粘父亲,我觉得父亲能够给我一种安全感,更是我的依靠。
  我看着桌上的照片我不禁傻笑起来,忍不住又将照片捧在怀里,那是我一岁的时候,与父亲的一个合影,那是在我刚起步的时候,父亲用一只宽大的手握住我的手,慢慢地指导我跨上人生的第一步。而这温馨的画面以定格在这张照片之中。有的时候父亲出去打工,我一想起我的父亲,就拿出照片来看一看,仿佛父亲就在我身边一样。
  一个冬天,下着茫茫大雪,气温骤降,当时家中水管安全被冻住,家中没有水,我和父亲就提一桶热水去三楼化冰。当时我一不小心摔了一跤。顿时父亲放下水桶,背起我下楼梯。我感到父亲的背多么宽阔,多少温暖。下楼之后,父亲立马给我涂药揉一揉伤口,让我感到父亲,又是多少的体贴,又多少的疼爱我,多少的善解人意。
  时光流逝得非常快,我上初中了。父亲脸上的皱纹也多了,手中的老茧也越来越多了。父亲对我的学习也越来越严厉了,每天我放学回家,必须先完成作业,完成作业之后,必须交父亲审查一次。如果你想偷懒一次,父亲绝对不会给你机会。而且每次考试。只要没有考好。父亲总会说上一句,“只有读好书,你才能走向成功的彼岸。”读书总的来说:“靠的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”。
  父爱如山,为你建立一所爱的居所。为你遮风挡雨。回头再看与父亲走过的日子,我总想对你说上一句话“父亲,我永远爱着你。”你对我的付出,我会用一生的时间来报答。
  
  篇二:我与父亲
  我与父亲我与父亲关系很好,极少红过脸。我们从来都是心平气和的讨论问题,不过,如果是因为原则性问题令父亲发起火来,那将是非常恐怖的。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一件事。
  那是一天晚上,我正在看电视,我的父亲手里拿着一份试卷要给我讲一讲做错的几道题。我虽然很想看电视,却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到了父亲的身边。
  我人在听他讲卷子,可这一门心思却不在试卷上,只想着看电视,头不由自主地向电视的方向转去。“听讲就是听讲,不要跑神嘛,集中精力一小会儿就讲完了。”父亲善意地提醒了我一下。我只好扭过头去听他讲题。不过没有几分钟的功夫,我的头又转向了电视。父亲又提醒了我一次,语气中已经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严肃。尽管如此,我当时并没有太当回事,因为此前父亲也曾经不止一次的如此严肃过,也不过仅此而已。当我忽然一回头,正好撞见父亲的脸色,只好强制自己向卷子看去。(九州娱乐ju111net www.66460.com)
  无奈电视的吸引力太大了,我又一次克制不住自己,扭过头去看电视。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我的眼睛好像看见了无数的星星,那感觉就像一头撞在了墙上,头痛欲裂,甚至直发晕。原来,那是父亲的一记耳光。我依稀记得,他的脸色很不好看,想必是怒气未消;而那时的我,眼中立刻满是泪水,只是强忍着没有流下来。在我的记忆中,父亲是从来没有动手打过我的,尽管有时他也很生气。我感到非常的委屈,心里很是不以为然:不就是看了几眼电视么?我心里想:说什么也不能哭出来,不能让他以为自己屈服了。我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和他对峙着,终于,父亲怒气冲冲的摔门走进卧室看书去了。我照了照镜子,还好,只有五个手指印。
  后来的几天,父亲故意不理我,我与父亲也几乎不怎么说话,仿佛互不认识。他在那段日子再也没有给我讲题。我的心里有几分得意,更多的,却是一种莫名的空落,仿佛生命中少了些什么。
  如果不是那一次偶然的同行,我真不知道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。
  那天,我紧跟在父亲的后面出了门。父亲走得很慢,似乎在故意等我。而我却慢悠悠地走着,显得很无聊,很孤单。我漫不经心的瞅了他一眼,只这一眼,我就心疼了。父亲的头上,不知何时竟然多了几根稀稀疏疏的白发。虽然只是几根,却让我触目惊心!
  那几根沧桑的白发,是因为我吗?因为我的不懂事?白发好似一道道闪电,正劈在我的心间。
  多么难得的父亲啊!他白天辛苦工作,夜晚给我辅导功课,昼夜操劳。而我却让他生气!他一定伤心极了吧?
  我加快了脚步,向父亲承认了自己的错误。他什么也没说,我想他或许真的对我很失望吧?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,父亲似乎很“健忘”,我们之间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。
  现在的我们仍然像过去一样,没有争吵和拳脚,谁也不记仇,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。只是从那时起,我再也没有敷衍过他。
  
  篇三:我与父亲的8年冷战
  在两代人的隔膜中,因家庭教育的失败导致了亲情的紧张,然后时间澄清亲情:儿子由最初的忤逆敌对,到与父亲的8年冷战,再到考研成功后车站送别的前嫌冰释,最后再到多年的父子成兄弟、向总有说不完话的境界华丽转身。
  我从小在父亲的棍棒下长大。从14岁那年的某一天开始,父亲就再也没有打过我了。因为,那一次,父亲的一顿暴殴,让我手臂鲜血直流,我愤然离家出走了。
  第二天,我又累又饿,特想回家,就设计了一个巧合,故意让母亲找到了我。之后,我没有再跟父亲说过一句话,整整8年。
  记不清挨了多少打,反正,打过了还是老样子,想玩就玩,哥们儿一叫就结帮打架,被老师赶出教室就整天在街上混。这些事情总是很快就败露了,所以总挨打。有时也不打,父亲用要我吃肉这种独特的方式惩罚我。
  虽说那时吃肉的时候并不多,但我一吃肉就条件反射式地呕吐,因此父母怀疑我那超瘦型的身材与我长期只吃青菜有关。犯了事,要是家里有肉的话,父亲就跟我谈条件,用三块肉换一棍子,不许吐,我装做不同意,每吃一块就努力地扮演很痛苦的表情。父亲就说,那就一块肉换一棍子吧,我依然表情痛苦无奈地同意了。
  后来我吃肉已经不反胃了,甚至觉得还有几分可口,但仍然装出很痛苦的表情,让父亲不挥舞棍棒也得到惩罚我的快感,让他以为达到了教育我、又补充了我的身体营养这一无比高明的目的。
  不跟父亲说话之后,他不再管我,也不打我,也不理我吃不吃肉。这时,我故意在吃饭时老夹肉吃,大口地嚼,吧唧吧唧的,装做吃得很香的样子,气他。我用眼角余光偷看他的反应,开始他很吃惊,接着就面无表情,专心吃他的饭。我知道他也在装,心里肯定气得要命。可是后来他却常常三更半夜出去,天大亮才回来,回来时手里提着一点肉,让母亲做汤给我喝了才上学——原来他大半夜都在食品站排队买肉。可我依然没跟他说话。
  我15岁那年考的大学,没考上像样的学校,在家门口上的学,令他这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感到很丢人。我们之间依然在冷战。19岁我大学毕业,工作了,虽说我们厂3000多人,只有包括我在内的3个大学生,但我还是混,一面打麻将下围棋,不思上进。父亲还是冷着脸,我们还是不说话。
  21岁,我混厌了,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,于是就背英语单词考研。家里不声不响地多了几本大部头的英文词典。我知道是父亲所为,我想对他表示一下,却无从开始。
  考研一举成功,而且是北京的一家名校。父母都很高兴,母亲买了好酒做了好菜,父亲吃了喝了,我也吃了喝了,两人也不交谈,都只跟我妈说话,也都不说我考研的事。那天准备去火车站,母亲给我收拾的大包小包在地上搁着,父亲扛起就走,我只得一路小跑跟着。
  他上了公共汽车,我也跟着上,他买了我们两人的票;他下车,我也跟着下,依然没有一句话。我看着他扛着行李的高大背影,竟有几分佝偻——我才想起来,他已经有50多岁了。在站台上,父亲放下行李,头扭向一边,眼睛看着别处,挺专心的样子。我看着他,等他回头看我时,我就叫他爸,可他一直不回头。我发现他的两鬓居然斑白了——我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认真看过他一眼了。想想自己的忤逆,心里产生了一种内疚的感觉,有一种咸腻的东西涌出眼角,我艰难地说了声,爸,您回去吧。父亲没有反应,没扭过头来。站台上人很多,很嘈杂,我怀疑父亲没有听见。我又说了句,爸,你回去吧。他扭过头,看着我,那是我们8年来第一次对视,我分明看到他的眼眶湿了。他点点头,两颗泪珠掉在他那厚厚的镜片上。他伸手拍拍我肩膀,没说一句话,却站着不动。我们就这样站着,没有再说一句话,一直到我上车,他从车窗外给我递完行李,还站着。我的泪止不住地往下滴,他的眼眶也一直湿着。火车开了,他还站着,一直到我看不见他。那次,他拍我的肩膀,是8年来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。
  现在父母已经70岁,腿脚也不灵便了,但话多,我回家时,我们父子俩有说不完的话,天南海北,古今中外,家长里短,无所不谈,而我成长中的许多细枝末节,更是他津津乐道的事。